揭秘非法集的资庞氏骗局:已经形成产业链
2018-06-29
来源:凤凰网财经
编辑:木头
关注爱直销
微信

直销专业网讯 6月中旬,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郭树清表示,在打击非法集资过程中,努力通过多种方式让人民群众认识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只要有部分资金,有想法,整个链条都可以找人或者公司打理。即使跑路了,相关数据会删得干干净净,保证所有链条公司和人的安全。”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凤凰网财经调查发现,利用“庞氏骗局”进行非法集资已形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包括从最初项目设计和包装、软件开发以及后期的营销推广等,整个链条清晰,井然有序。
非法集资种类繁多
由于脱离监管,募资者大概率卷钱跑路。以2017年被捕入狱的善心汇公司董事长张天明为例,其早年参与过3M网络传销,并在数年前打造了一个自己的传销系统,以“善心”、“布施”、“返利”等名义,每月吸纳会员3到5万人。因为人数剧增,资金链条逐渐吃紧,每月的“返利”额从493.74亿元减少到234.34亿元,而平台的亏空金额却以每日2-3亿元的规模叠加累计。
多位律师向凤凰网财经表示,非法集资一般指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承诺还本付息,向社会不特定对象筹集资金。“目前,非法集资涵盖范围很广,传销、日化高息都是非法集资的一种。”律师表示。
凤凰网财经调查发现,目前市面上日化高息骗局并不少见。
尽管维权良久,31岁的郑凯依然未能取回自己的97万元本金,其向凤凰网财经表示,基本放弃维权希望。
2016年9月,郑凯以“理财”为关键词,在搜索引擎上查询到了瑞银宝,当时的宣传广告称“每天最低收益为2.09%,投资时间越长,日收益率越高”,另外,更有报道显示,平台曾荣获“十佳互联网金融创新企业”称号。
9月20日,郑凯发现平台推出了一款名为“马达加斯加烙铁矿项目”的产品,项目期限为80个自然日,日化收益率为6.35%,起投金额为5万元,他报着试一试的想法,就投资了5万元。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郑凯觉得瑞银宝可以信任,于是在10月4日至10月9日,他投资了平台上的“石油沥青期货合约产品”,每天不同金额投一次,6次共计92万元。
令郑凯没有想到的是,10月10日,瑞银宝不但没有按时归还投资本息,而且还将郑凯的92万元外加收益统统强制投资至平台另一个项目——“巴西BOVESPA新股合约产品”,项目期限65个自然日。
“我多次要求瑞银宝归还本金,但客服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肯归还。”直到11月29日,郑凯发现瑞银宝平台已经无法登录,相关联系人也全部失联,当然,他投资的97万元也消失了。
目前,郑凯所在的瑞银宝维权群已近百人,中间尝试报案等,至今未有结果。
"在爆发了无数次争吵后,我与妻子结束了长达15年的婚姻……"来自河南的张存军在投资涌太宝后,最终血本无归。
张存军曾拥有幸福的生活,每个月拿着一万多元的高薪,和妻子一起准备在大连买房……这一切,都随着张存军陷入一个日化高息骗局,而彻底改变。现在,张存军已失去高薪工作,在一家工厂做门卫,月薪3500元。离婚后,十几万元的债务由张存军承担,儿子和在河南老家的房子归了前妻,他还要承担每个月1000元的抚养费。
2016年,张存军关注到了"涌太宝"平台,通过客服人员,获取了"涌太宝"的营业执照和注册资金、企业信用资质等各方面的资料。张存军通过全国工商信用信息系统查询,发现工商资料与客服提供的一致,这让他放下心来。
"涌太宝"理财产品分为几种不同的额度类型,其中"一日红"产品门槛是100元,日化收益率是0.35%;还有"五日赢",门槛为1000元,日化收益率为0.7%;如此不断升级。最高日化收益为2.5%,起投金额门槛为50万元。
为了多赚钱,张存军不断加大投入,最后干脆决定暂缓买房,最高一次投入了36万元。
然而,2016年10月20日,张存军突然发现"涌太宝"的网站和APP均无法登录,联系公司的负责人和微信客服,也未获得任何回复。
近日,张存军向凤凰网财经表示,依然未拿到本金,未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市面上,类似于涌太宝和瑞银宝的日化高息理财产品并不少见,已经跑路的包括沛郡资产、合生资本、京投投资等多款产品。
除了日化高息,目前市面上存在的骗术还包括积分购物。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对凤凰网财经表示。而对于投资者提到的积分可用于网上商城和线下实体店购物等信息,许峰认为,这种模式比较成熟,多数是噱头,项目方应该是和线下商家签订了协议。
非法集资软件设置报警阈值
“只要有部分资金,有想法,整个链条都可以找人或者公司打理。即使跑路了,相关数据会删得干干净净,保证所有链条公司和人的安全。”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凤凰网财经调查发现,利用“庞氏骗局”进行非法集资俨然形成了一条成熟的产业链,包括从最初项目设计和包装、软件开发以及后期的营销推广等,整个链条清晰,井然有序。
“我会给公司设计营销模式,同时我们也有软件公司可以设计开发这套产品。至于推广的问题,如果公司相关项目包装到位,我会介绍市场团队以及自己也本身参与进去,这样自然就融资到位了,”一个给非法集资项目做设计营销模式的负责人表示。而当凤凰网财经问到具体细节时,这位老手显得谨慎,其表示要看到具体的方案才能细聊。
凤凰网财经了解到,在这条产业链中,有独立公司做项目设计、软件开发和项目推广,也有更有经验的公司一条龙服务,全程包揽了从设计开发到推广整个过程。在整个链条中,项目软件设计开发是基础,关系到整个项目的营运模式和获利方式。
东莞某软件公司曾向凤凰网财经出示一份名为为“新濠天地”非法集资项目的软件定制订单,该项目入场金额为100元至10万元不等,奖励分为静态分红和分销奖励,静态分红为100元返3元,分销奖励设置为五层,比如直推人数达到3人返利8%等。同时,软件会在系统内设定一个“阀值”,一旦资金漏洞达到一定程度会提醒集资者,为“关门跑路”做准备。
近年来,区块链概念非常火热,以区块链为由头的非法集资项目也越来越多。“我们之前有一个客户,他投了500万做一个项目,基于这个项目的商城区块链项目的落地,他又投了500块钱。落地之后,他在这个平台赚钱了5000万。赚了钱后,他又将这个项目全盘托管出去了,”张雨(化名)说道,“我们近期做了多个区块链项目,一种是虚拟的挖矿模式,一种是持币升息的算力模式。”
张雨介绍,自己所在的公司在做直销奖励软件方面很有经验,“少则一周多则一个月可以开发出一个软件,具体看客户需求,是否需要商城、交易平台或者落地运用。”
据凤凰网财经了解,以“区块链”为噱头的非法集资项目模式比较成熟,比如在互联网搭建虚拟货币作为交易产品,利用微信和网络公众号向社会不特定人群推送,以高额收益为诱饵,招揽群众注册成为会员、缴纳资金。
一方面,其号称“会员投资虚拟货币后,可持币生息、储量增值、复利倍增(日结),持币量达到一定枚数,每天奖励利息。另一方面,其设置两种计酬奖励模式,引诱会员发展下线:一是对一些层级或者团队允诺奖金,鼓励销售虚拟货币;二是设置“分享收益奖”,实行分级分层管理,鼓励会员发展下线并相互交割所持的虚拟货币,平台不予退币和返还本金。
“简单的软件几万块可以搞定,如果要做持币生息、网上商城或者实体落地等一个大的系统,价格在30万至80万之间,此外,还要看客户需要什么端口,电脑端、微信端和APP端都可以做,”张雨侃侃而谈。
“便宜的价格十多万,贵的几十万上百万也有,具体要看项目的复杂程度和周期长度”,一位在北京一家分销奖励软件开发的员工邀请凤凰网财经面谈,表示公司有成熟的案例,可以推荐参考,“我们比较注重客户隐私性,很多项目不对外公开的,我做了很多区块链的概念的项目。”
对于凤凰网财经提出的“安全”问题,刘雨笑着解释道,“这个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做类似系统以及很有经验了。我们后台有一个功能叫做数据初始化,一键就可以把数据全部清掉了。另外这种资金盘的运作,基本上是托管到香港服务器,不会放在国内的服务器。”
刘雨还提到,“如果你们要做类似的分销激励系统,合同也是和我们兄弟公司签,不是和我们签。你懂的,我们公司大,不太好操作,这样比较安全。”
同时,刘雨还强调,根据客户需求,系统会设置一个K值预警,通过报警通知负责人,可以选择降低参数处理,也可以选择初始化处理,“我们做得很专业,双轨的系统有时候没控制好的话容易崩盘,导致根本就没钱赚。”
项目软件开发上线后,最关键的一环就是推广。“我能够通过分析奖金制度,来辨别项目是否能长久运营,并带领成员在关盘前及时撤离。做得好,一周能挣几十万," 曹明(化名)表示。
曹明自称从事类似资金盘项目推广多年,经验丰富,此前向凤凰网财经介绍,自己团队已发展为"系统",集分析、投资、操盘于一体,旗下团队曾达800人。"我是技术派,真心带成员赚钱。别人是话术派,明知盘子要关门,还要给成员洗脑。"资金盘项目的推广核心在于拉人头,曹明介绍,自己有时同时操作六七台设备,手机聊微信,电脑发广告信息,其中一个手机有微信群2000个。"在家连着手机数据线,出门就是充电宝,吃饭都在看手机,几天时间就累积了2000人团队。"
曹明宣称,自己算名声不错的,大多数成员都赚到了钱。"我不希望伤害任何一个人。"不过他也承认,资金盘是个零和游戏,目前留在业内的老玩家,赚到的钱都来自小白。
律师:非法集资最重判无期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对凤凰网财经表示,对于投资者提到的积分可用于网上商城和线下实体店购物等信息,这种模式比较成熟,多数是噱头,项目方应该是和线下商家签订了协议。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汪高峰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对非法集资的司法解释,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肆意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携带集资款逃匿的;将集资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返还资金的;隐匿、销毁账目,或者搞假破产、假倒闭,逃避返还资金的;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的;其他可以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
汪高峰分析,如果对集资诈骗犯罪嫌疑人判处刑罚,具体要根据数额来判刑,最重的是无期徒刑。由于牵扯人数甚广,一般会对主要领导者和组织者进行判刑,主要下线也可能会被判刑。帮助项目做开发的软件开发公司、宣传推广公司视具体情况而定,也可能按共犯处理。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个人进行集资诈骗,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较大”;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巨大”;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特别巨大”。单位进行集资诈骗,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较大”;数额在15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巨大”;数额在50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特别巨大”。
汪高峰还提到,现在集资诈骗案件非常普遍,比如北京,朝阳区法院刑庭有很大比例的案件属于非法集资类的,最终犯罪嫌疑人大概率以集资诈骗罪进行判决。“目前,非法集资规模和数额越来越大,尤其是互联网发展后,集资诈骗手段越来越多,操作也越来越便捷,也更容易积聚更多的人上当受骗。即使不是亲朋好友,陌生人也可能受这种高额回报吸引,很容易就上当了。”
“投资之前咨询下专业律师,尤其是这种通过非法的渠道进行集资的行为,一定要保持警惕。不要受高额利息诱惑,不要贪图眼前的利益,需要理智的分析,更不要成为非法集资的‘帮助犯’,参与这个过程稍有不慎,参与者就可能违法,要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汪高峰建议。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民间的刚兑情结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非法集资行为。“为什么每次非法集资都很成功?因为老百姓把普遍存在的刚兑现象当成理所当然,把正规机构的刚兑信仰带到了非正规机构。这意味着韭菜很多,骗子就会很多。”
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对非法集资打击非诚重视。除了在陆家嘴轮上提示风险,在2018年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上,郭树清也表示,当前非法集资高发蔓延势头有所遏制,但案件总量仍居高位,东部沿海地区和中西部人口大省等地区案件集中,类金融和互联网金融、批发零售、房地产、涉农合作组织等重点领域风险突出,非法集资方式、手段不断翻新,形势依然严峻。推动《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尽快出台。对一些打着“高大上”旗号、花样百出、没有可持续盈利模式的庞氏骗局,各地要果断处置、坚决打击。
据公安部不完全统计,2016年公安机关针对非法集资共立案1万余起,涉案金额近1400亿元,平均案值达1365万元,亿元以上案件逾百起。据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统计,2017年全国新发涉嫌非法集资案件5052起,涉案金额1795.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8%、28.5%,2018年1-3月,新发非法集资案件1037起,涉案金额269亿元。

  • 联系电话:010-82336509-8036
  • 邮箱:353808742@qq.com

Copyright2007@CDSP.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销专业网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628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逸峰律师事务所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 ICP备09114780号